其实在百人初选时,我并没有像铁钉遇到磁石时那样,立刻被孙自佑吸引住。我是注意到他了,但,就像是微风轻抚过耳际般地,因为顿觉舒适而莞尔,然后,不经意地把他给忘了。

事后我回头去寻找原因,才在旧视屏中得到了解答。那时的自佑真的就像是一个;刚刚下了课,顺道来摄影棚唱首歌的大学生,毫不讲究的穿着与发型,唱着保守安全的歌,加上星五的百人初选时,有个人特色的选手不少;因此我并未没有像被天雷劈打到,或像是被带血槽的利刃解除了我的抵抗力般地被他所征服。

geo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